當前位置:優企網 > 專利申請 > 專利疑問解答 > 山東理工賣出5.2億專利申請背后:如何打通科研成果

山東理工賣出5.2億專利申請背后:如何打通科研成果

126次 2019-05-27 專利疑問解答

  齊魯網5月27日訊 2017年12月14號,山東理工大學畢玉遂教授拿到了他夢寐以求的發明專利證書。畢教授是一位化學家,經過艱辛探索,他研究出了無氯氟聚氨酯化學發泡劑。正是因為這項發明,他也被媒體稱為最有可能拯救大氣臭氧層的人。這到底是一項什么樣的技術,背后又有哪些不為人知的故事呢?
專利賣5.2億元

  白手起家

  他帶領團隊挑戰化學發泡劑

  12月14日,記者來到山東理工大學化學化工學院,在這座不起眼的實驗樓里,見到了畢玉遂教授。他對記者說,拿到證書以后,他們多年研究的成果以法律的形式、以專利的形式被確認,被保護起來,懸著的心也放下了。

  聚氨酯、發泡劑,很多人對這些“化學味”十足的詞匯沒有概念,但是離開它們,現代生活將大打折扣。聚氨酯是當今重要的六大合成材料之一,廣泛應用于家具、家電、汽車、高鐵、航空、建筑節能等產業。

  我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聚氨酯生產國??墒?,制造聚氨酯材料的核心技術——發泡劑技術一直被歐美國家壟斷,國內企業需要向國外支付大筆專利費。更重要的是傳統發泡劑產生氟利昂等氯氟烴物質,嚴重破壞臭氧層,導致全球變暖。“一個氟利昂分子它可以破壞十幾萬個臭氧分子,而且氟利昂在大氣當中的保存期非常長,可以超過一百年。”新型發泡劑研究團隊成員畢戈華說。

  按照聯合國1987年制定的《蒙特利爾破壞臭氧層物質管制議定書》,2030年以前,世界范圍內將完全禁止使用氯氟烴物質。各國都在努力尋找替代品,然而幾十年過去了,都沒有取得實質性突破。中國塑料工業加工協會聚氨酯專業委員會秘書長劉衛東向記者介紹,環境問題無國界,對所有人都是有影響的,加速淘汰就是盡快恢復臭氧層,達到正常值。

  傳統聚氨酯發泡采用的是物理技術,而山東理工大學畢玉遂團隊經過7年艱苦攻關,用化學方法生產聚氨酯泡沫,不產生含氯氟元素的物質。據估算,此項發明付諸實踐后每年可減排近20億噸當量的二氧化碳,環境效益巨大。“這是一個真正的中國發明、中國制造、中國方案。”山東理工大學原副校長王學真認為。

  “七年磨一劍”

  卻不了解如何保護科研成果

  聚氨酯面世80年來,歐美先后研發出四代物理發泡劑,但是含有氟氯元素破壞臭氧層這一問題始終沒有圓滿解決。2003年,畢玉遂教授把攻關目標鎖定在了新型發泡劑的研究上。他和團隊“七年磨一劍”,實現重大突破;然而,讓人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的是,科研成果走出實驗室卡在了“最后一公里”。
專利賣5.2億元

  多少年后,山東理工大學黨委書記呂傳毅還記得畢玉遂實驗成功時的興奮。他把我叫住了,他說:“‘書記,我跟你說一件事兒。’看著很激動。他說:‘我做的那個東西,結果出來了,這個東西將來能獲諾貝爾獎的。’”

  諾貝爾獎只是美好夢想,最現實的是盡快完成成果轉化。畢玉遂找到多家企業,可現實給他澆了一盆冷水。由于害怕技術泄漏,畢玉遂不敢輕易涉及技術細節,十幾年沒有發表一篇相關的論文,向企業推介時,也只是用代碼來解釋。“從企業來說,不知道它是什么東西,就不可能拿出錢,實際上沒有下家接手。”中國貿促會專利商標事務所專利代理人寧家成說。

  然而,在這過程中,偏偏有人動起歪腦筋——實驗室的鎖被撬了。“所以當時我第一反應就是壞了,肯定被盜了。好的電腦一大堆他沒偷,就偷了我們這些舊計算機(硬盤),總共18臺計算機。”畢玉遂説。

  幸好發泡劑的核心技術方案沒有儲存在電腦里,畢玉遂逃過了一劫。怎么保護自己的科研成果,這成了他的心病。

  陷入兩難困局

  申請專利必須全面公開技術方案

  如何保護傾盡心血換來的科研成果,打通“最后一公里”,畢玉遂想到了申請專利保護??墒?,申請專利就要全面公開技術方案,萬一有一點疏漏,團隊多年的努力就會功虧一簣。就這樣3年過去了,畢玉遂束手無策,只能向山東理工大學領導求助。

  2013年2月,在學校的推動下,山東省科技廳在北京專門對這一成果組織了技術鑒定會,三位院士給予了充分肯定。接下來,學校啟動了專利申請工作??墒窃谏暾埩藘杉唵蔚耐鈬鷮@?,工作就停了下來。

  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局化學發明審查部副處長唐少華解釋說,“由于外圍專利給人家留了漏洞,當專利公開以后,不能約束,管不了別人侵權,打官司還不一定能夠贏。”

  科技成果專利保護過程中,中介機構的專業性至關重要。然而,校方幾乎找不到一家既懂知識產權保護同時又能明白發泡劑技術的專利服務機構。如果工作不專業、保護不得力,只要泄露“無氯氟”“化學法”等幾個關鍵詞,國外同行就會反向研究,迅速破譯這項技術。

  中國貿促會專利商標事務所專利代理人寧家成認為,研發人員是有專利保護的意識,但是至于如何更好地保護,促進成果的轉化,他們并沒有一個很好的規劃與思路。

  此后,學校和畢玉遂團隊多次向科技主管部門尋求幫助,科技部、環保部等多次安排專家到學校調研。雖然專家來了不少,由于技術保密,又缺少論文支撐,專家們的意見無法達成一致。

  “在實驗室里研發的成果,你認為是顛覆性的,但沒有推廣,你怎么說是顛覆性的呢?”中國塑協聚氨酯制品專業委員會秘書長劉衛東說。

  評價標準不合理

  顛覆式、非共識專利項目保護力度不夠

  2015年底,因發現青蒿素,中國女藥學家屠呦呦獲得諾貝爾獎。人們感到無比的興奮,然而,在這一喜訊背后,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知識產權保護缺憾。1981年10月,青蒿素基本技術和研究情況以專題報告會的形式“和盤托出”,“中國神藥”錯失了專利保護的機會。這不得不說是那個時代的遺憾,畢竟,現在不是那個時代了。

  新型發泡劑成了業內所說的“非共識”研究。在一次次希望和失望中,兩年又過去了。到2015年底,新型發泡劑還是沒有一點走出實驗室的跡象。研究團隊為此心力交瘁,學校也束手無策,政府有關科技管理部門也因為項目處在“非共識”狀態難以準確認定。而這個時候,國外同行加緊了對化學發泡劑的反向研究。對于這一困局,相關專家提出了他們的看法。

  山東大學科學技術研究院副院長黃波說,國內來看,對顛覆式、非共識的這種技術或者是項目的專利保護,支持的力度和渠道并不是太有優勢。

  中國專利保護協會副會長、秘書長馬維野說,評價的制度、評價的標準不和諧、不科學、不合理,我們是往往以個人的主觀意志來決定對這個項目認可不認可,這是不對的。

  中國貿促會專利商標事務所化工處副處長唐偉杰告訴記者,有其他人其他的創造或研發者會研發出同樣的技術或者更好的技術,這個技術本身就會爛在自己手里面。

  一個專利賣出5億元人民幣

  全球發泡劑推進“中國制造”成為可能

  畢玉遂的新型發泡劑已經到了生死成敗的緊急關頭。這“最后一公里”困局到底該如何突破呢?

  2016年初,時任山東理工大學副校長的王學真給國務院寫了一封信,就“無氯氟聚氨酯發泡劑”的有關情況作了詳細說明。王學真認為,這也許是他一生中所做的最有意義的一件事情。

  事情出現重大轉機。2016年4月,國家知識產權局調研組來到山東理工大學,建議強化專利布局,擴大保護主題,從全球范圍內著眼,讓科研成果獲得最大保護。專門針對新型發泡劑成立的知識產權服務團隊迅速投入工作,高效完成了4件國內核心發明專利和1項國際專利的主體撰寫。

  “作為技術人員來說,都是一些具體的實驗,實際上相當于遺散的點。專利保護對保護點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別人很容易就繞開你。這樣的話,我們要把它畫成一個圈,這個圈就是要做到把他的技術發明能夠多落到這個圈里頭。”寧家成這樣解釋建議的緣由。

  此前申請的外圍專利證書只有薄薄幾頁,這次僅4件核心專利就超過200頁。有了專利護航,2017年4月10日,淄博補天新材料技術有限公司,以5億元人民幣價格,獲得無氯氟聚氨酯化學發泡劑20年除美國、加拿大市場以外的專利獨占許可使用權。原本只打算賣三四千萬,正是有了完善的專利保護,現在賣了5億元,這大大超出畢玉遂團隊的預期。畢玉遂感慨:“在我有生之年,必定讓全球所有有機泡沫材料中的發泡劑換成中國制造。”

  持續不斷進行制度創新

  推動科技創新、保護科技創新、激勵科技創新

  到這里,這場馬拉松長跑總算看到了終點,畢玉遂終于可以長舒一口氣。不過,新型發泡劑的成功保護只是個個案?,F在還有多少科研工作者仍在黑暗中摸索前行呢?“最后一公里”困局如何突破?

  山東廣播電視臺新聞評論員小新認為:雖然畢教授經歷了7年的波折,但讓人感覺到兩個字——幸運。畢教授是幸運的,這種新型發泡劑也是幸運的。7年時間里沒有被對手趕超,沒有被同行破譯,還不夠幸運嗎?與幸運相關的還有兩個字——偶然。畢教授的成果被成功保護起來,完全是一個偶然事件。下一個同樣級別的發明出來了,我們怎么辦?還要等7年嗎?所以,我們的知識產權保護要問題導向、抓緊完善,一定要給我們的科研成果穿上“防彈衣”以后再推向市場;所以,不只要提高專利保護意識,同時還要真正懂得保護的方法。

  山東大學經濟研究院副院長、泰山學者特聘專家黃凱南說,我們國家已經有了共識、有了制度、有了實踐。特別是最近這五年,激勵科技創新的體制機制改革全面提速?!洞龠M科技成果轉化法》完成修訂,創新獎勵不低于科技成果轉化凈收入的50%,可以大大提高科技人員獲得感;成果自主轉讓、許可或者作價投資的權力都下放給大學和研究所。這些都是很好的制度設計,最關鍵的是制度進一步創新和落地??萍贾鞴懿块T管理、服務的水平和效率能不能進一步提升?學校、科研機構是不是從心里真正愿意接受市場的檢驗?知識產權保護、專利導航服務等都要在實踐中完善提高。所以,我們一定要用持續不斷的制度創新,來推動科技創新、保護科技創新、激勵科技創新。

  如果說科研人員用汗水在實驗室里培育的都是一顆顆創新的種子,成果轉化的“最后一公里”,就是把它種到市場的土壤里,讓它發芽生長、開花結果。我們科研院所、高校、科技主管部門都應該成為育苗師,成為園丁,不但要施肥、澆水,更要防病、防蟲。十九大報告中提出,要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建立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產學研深度融合的技術創新體系。一花獨放不是春天,我們期待的是科技創新的春天里姹紫嫣紅、百花齊放。
來源:http://news.iqilu.com/shandong/yuanchuang/2019/0527/4278527.shtml

上一篇:2019年專利申請時間大概是要多久? 下一篇:沒有了

優企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9 www.544194.tw

青海快3走势图基本走势图 浙江20选5预测推荐 斗地主免费下载 新时时彩计划群 - 点击进入 7k7k 三国麻将 极速飞艇走势app l辽宁11选5走势图 决战21点 广东26选5封盘时间 排列3走势图2元网 足彩半全场负负是什么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排行榜 上海快三官网应用下载 广西快乐10分官方网站 足彩比分直播胜负彩比分直播 合肥麻将单机版 百变王牌投注技巧